奇书网 > 出笼记 > 10.38章 做人否?

10.38章 做人否?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奇书网 www.qishu7.net,最快更新出笼记最新章节!

    秋孟非驾驶的战舰在海上漂泊了数个月,耗尽了所有有机‘材料’,曾经簇拥天殛龙号出长江的,大量群落怪异生物,每日可见的在减少。在对马海峡的时候,又被卫铿部署在这里的水雷给挡住了,不得已南下。

    164年2月8号,返回渤海,在黄河河道上搁浅。

    这艘搁浅的巨轮在停泊了四十分钟后,无数黄河入海口区域的天殛龙群落涌向了巨轮。随着这些新“材料”如同蚂蟥见了血一样涌入,也发生了剧烈反应,大量热气从船体的各个部分散发出来,彷佛船体在燃烧。

    随后以黄河河口为中心,大量的植物以及地面生物开始了一轮扩张。这是南方的天殛龙群落在北方最后的生态感染。

    当然,此时黄淮平原随即给了人道反击,仅仅十五个小时之内,大批的标准兽,就涌入到来,把地下每一个受到污染的草全部地给拔掉。每一个变异的昆虫、鱼类、小动物都吞掉,逐步压缩天殛龙中心的生态圈。

    最终,这艘天殛龙号不得不朝更加北方区域挪动,转入了燕、津超级都市,开始依城防守。

    当然,最后天殛龙号只走下来了一个人,那就是秋孟非。

    秋孟非在这场生态之战中最大的外部敌人,莫过于是统伐区人道生命场,但是他在下船前,也和南方的一个意识进行了强烈的较量。

    这个较量的对象就是魏仁路!

    ~

    视角回到统伐区内,卫铿在确定秋孟非又不做人了,叹了一口气的,算是彻底放下了最后的侥幸心理。(白灵鹿对此:“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让你对他秋孟非还能回归人道抱有幻想”)

    卫铿目光放在了地图上那个曾经是红色五角星的地方。

    北都,津城,这两个庞大废墟是目前统伐区尚未收复的地带,那地方太缺水了,现在人不够,维护不来。

    统伐区是直接从辽东半岛进入东北亜。先确保人口这种有生力量的回复,至于大城市交给后辈们徐徐图之。

    统伐区现在核心战略,是将所有人口聚集地交通线打通,同时建立人类繁衍发展的安全区域。但现在执行这种战略已经到达了极限,在北方留下了大片不可控制空隙区,所以这次让秋孟非钻了一个废墟城占山为王。

    而且目前这个时代,北方仍有五色联盟残余力量割据,以及大片生物群落聚集地。

    3月3日,秋孟非走进了植被环绕的北都废墟。

    他站在长满荒草的五环路上,立定不动了。而这时候,他脑海中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你选择这里了?”

    对于这个强行挤入自己大脑的“老爷爷”,秋孟非可一点都没有什么尊重。他冷然道:“怎么,这一点,你也想帮我决定吗?”

    魏仁路道:“那倒不至于。”

    此时在秋孟非身边,蠕动藤蔓陡然开花结出了果实,朝着秋孟非嘴边递过去。但是秋孟非并没有摘取这个果实,吹了一口气,这个藤蔓小心翼翼缩了回去。

    魏仁路说道:“你不去找你那个女朋友吗,你爽约了很长时间了。”

    秋孟非脸色僵硬——尽管他被天殛龙改变很多,但是他知道一点,自己这幅非人的模样,无法去见素凌霜了。

    魏仁路:“你觉得,她无法接受你是吗?”

    秋孟非:“不要说了,我知道你现在是想让我屈服,想让我意志力出现破绽!”

    原本秋孟非以为自己是天殛龙旧王冠唯一认可意志,但是现在建邺地区的魏仁路占据了主导,一步步地压制住了天殛龙思维,这使得最先和天殛龙意识融合的秋孟非,反而成为了下属。

    魏仁路谆谆“教导”道:“人类的接受力是能不断提升的,只要你力量强大,她为什么不会接受你?”——说到这,魏仁路又开始拿着卫铿这个使徒来类比了。

    不过魏仁路的劝说是有效的,秋孟非选择在北都废墟区逗留了。天殛龙旱地化的生物泥开始在北都下方钻探出了一个个泥巴堆,就如同蚂蚁掏出来的泥球一样。

    视角转到了南边,在劝说秋孟非不做人的同时,魏仁路也渐渐地开始接受自己不是一个正常人。当然,他理由是“卫铿也不是正常人”。

    建邺地区本来就保留着大破灭前良好的交通。随着人道生命场的回复,建邺人也恢复了这里的交通。

    穆伟就是建邺城的修路人员。原本他是准备城市中水渠保障工作的。

    随着统伐区在163年,完成了人类生态界的重建后,建邺中的大部分人离开了,而穆伟则是还选择留在这里。因为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

    为了故土,他留下来,开始穿着新进口的殖装装甲,接受了建邺修复工作。

    这几个月内,他频繁地跟随着自己的小队从一个地区来到另一个地区。一天工作十个小时,日夜不休地恢复四个港口,三条水泥道路,以及链接上溧阳方向的铁路。

    穆伟在看着自己的劳动汗水后:“建邺也在自己的努力下变好!”

    【这种心态是,新人刚刚进入职场时候的自我感动:以一种热情应对工作,却不知晓上决策层根本不在意这些。】

    然而这个月,穆伟看着身上的燎泡,以及自己居住地那个升腾起来的异类频段碳基塔,以及塔周围那个阴森森的实验室时,内心中一直以来的那最后一丝火苗被风吹灭了。

    ~

    164年8月。建邺的天殛龙碳基生物塔周围发生了人为火灾。火焰很快被扑灭,纵火者被看守的机械兽给按倒在地上。

    随后建邺进行了审判。

    纵火者在审讯过程中反质问,建邺的审判中没有记录,最终义正言辞地宣判了其“破坏公共秩序,造成了重大财产损失”,最后判处了极刑。

    建邺又一次成功地公关了风波。

    只是自此之后,建邺原本试图打通和周围的道路工程,自此也无限制地延期了。

    当然,建邺的训练师们不会把一件件事联系起来看,不是因为建邺人真湖涂,而是联系起来的话,大家都有责任。

    ~

    164年5月,河套地区的五色联盟,正在朝着包钢城进行转移。

    新式科研基地堪比造船的船坞大坑的培养槽中,一个体长六米,上半身是人形,全身雪白鳞片的龙人,在培养舱中恢复。头部细长如同剑的鳞片,构成了秀发。

    当年的那个天殛龙卵,在经过一次事故后,花费了数百人的生命将其重新取了出来,然后冰冻住。然而在五色联盟兵临颓势的时候,又被这帮人启动了,在渗入了足够的人类基因后,日益变成了这么一个怪胎。

    赵若武,是五色联盟现在的新任长官,他是一个标准的野心家。

    五色联盟在面临统伐区已经牢牢占据了神州大局情况下,赵若武是想要维持现在格局的现状。

    卡察一声响,大铁门打开了,素凌霜走了进来,看到了赵若武和他身后站的张强,以及其他技术人员。

    素凌霜当即不客气地让其他人离开。赵若武挥了挥手后,让他们远离,张强停顿了一下,但还是远离了。

    其他人走后,素凌霜毫不客气地问道:“你为什么启动了禁忌体!”

    赵若武放下了陶瓷茶杯,娓娓道来:“为了黄河,为了五色联盟。”

    素凌霜一脚踹飞了赵若武面前的桌子,冷声说道:“你用我的细胞做出克隆体,来融合的这个。”

    此时那个硕大培养皿中,白色的共生人也睁开了眼睛,同样用目光凝视着赵若武。

    赵若武表情些许恐惧,但是也带着兴奋地反对素灵霜:“你能控制住了?”

    素凌霜没有被打岔:“你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

    ~

    这几个月素凌霜每天晚上都在做梦,在一开始梦见自己是一条游动的鱼儿,亦或是鸟儿,亦或是虫子。

    后来这些梦越来越清晰,直到一个星期前,她梦里出现了清晰的信息片段:她躺在一个巨大的实验室中,周围无数机械协调控制。最重要的是,她在梦里看到了赵若武。

    在经过了详细的调查后,她找出了五色联邦培养的共生体计划,以及自己是基因供体的来源。

    ~

    赵若武给了答桉:“我们在三个月前,在燕地遇到了一个人,他给我们提供了天殛龙生物原液,愿意协助我们生产共生体。而要求就是,由你做控制者。”

    素凌霜微微一怔,表情无比复杂。

    赵若武:“他说道,如果你愿意见他,他随时等待。”

    十天后,素凌霜和秋孟非见面。

    在太行山的基地前,两人相互对视着。

    ……

    视角来到南边吕宋岛上,正在一个干燥岩石搭建好临时基地的卫老爷翻阅着当地的资料。

    例如面前的这种生物,叫做毛蜥龙,非常怪异的变态发育模式。在幼年的时候,如同鳄鱼一样在地面上匍匐,在成年后,后肢会出现特殊发育,变长,变成走地龙。

    这种稀奇古怪的发育,让卫铿不由赞叹:“这还真的有点像神奇宝贝,初级到高级,跳跃性进化。”

    但是在系统上翻来翻去,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具体内容。

    于是乎卫老爷还是架起了天然岩石搭建的炊事台,然后拿着厨刀,给这个肉块剥皮,改刀,撒入盐分腌入味,然后再用锡箔纸包上容易烤湖的腿以及其他凸起物。吊进了挂炉中。

    为了减少补给消耗,卫铿开始回顾了刚刚进入潘多拉地区的生存模式,从群落中找东西来解决食物消耗。

    而在远方,正在进行着更大的烧烤。

    代号为“凤王”的标准兽,飞抵上空。一枚枚燃油弹,抛洒在山体上,沿着海风开始大规模燃烧。大量的火点,从林区爆发,如同末日天灾一样,席卷周围一切。

    卫老爷巡航过这个岛屿了,没有人类。因为没有人,卫老爷就放手干了。

    半个小时后,东边第八组,在上风口的卫铿看着。森林中因为气流湍流形成的火龙卷,立刻将这画面通过心灵语言全盘地传递给了所有自己。

    这强劲的气流,将周围的烟气聚拢,然后由底部明火点燃,形成了剧烈上升的发光匹练。这火焰烧得,让自己通体舒泰。

    卫铿心中有所明悟——自己似乎很喜欢这种肆无忌惮。

    只是为了自己超越生物的未来愿景,自己必须遵守所在的社会框架,进行自我遏制。——这种遏制不是理所当然!而是‘希望’挂钩“责任”。

    而若是没有自己所能接受的“希望”却强加于自己的“条条框框”,自己能忍一时,忍不了一世。

    ~

    正当卫铿集群在总结,吕宋地区自己的野性思考时,系统:“剧情开始了。”

    正在滇地勘探工作、以及忙着对暹缅甸次大陆输入“特殊物资”的卫铿群体,刚好在负责应付系统。

    这些坐在绿皮火车,以及在山里面打孔架设铁塔的卫铿群体接到信息,诧异地问道:“啥大剧情?”

    系统:“这个?就是比较激荡的城邦人物冲撞,这个与你关系不大。”

    卫铿集群中:“嗯。”

    系统传递了原剧情中素凌霜唤回秋孟非的剧情,以及现在秋孟非将素凌霜拖下水的情况。

    系统:“你应该对这些八卦没兴趣吧?”

    换了一波脑子的卫铿用铁路羊角撬,敲了敲宝成线铁路路基留下的钢轨,说道:“忙着呢。两个人相爱相杀,所谓的‘痛苦’太简单了,只不过因为力量和地位这些装饰,而看起来值得品鉴。”

    系统:“简单,又痛苦?”

    卫铿默然几分钟后,打开了那个建邺修路者由于点火碳基塔,被建邺处死的那个事件。

    卫铿站起来看着,宝成线,当年炸山形成的绝壁,缓缓道:“关注的事情不一样,同情心也不一样。”

    ~

    系统这边过了一会说道,现在第三次位面大战已经开打了!

    卫铿:“嗯?”卫老爷是一副弹琴对不上谱的样子。

    白灵鹿弹出界面:“现在你的意识又出现了一波溢出高峰,时空管理局希望调用你,进行战役弹压。”

    卫铿询问另一点:“主世界现在时间?”

    白灵鹿:“2834年。”

    卫铿算了算后,有无奈地对白灵鹿问道:“我需要参加吗?”

    听到了卫铿语气后,白灵鹿秒懂卫铿现在的状态,替卫铿做主道:“你不需要参加。”

    白灵鹿:“必须有一个合理的借口?”

    卫铿:“哦,其他任务位面?”

    白灵鹿:“对头。这是你的老朋友,米葭发来的。空扭位面通道已经打通,可以为你安排降临。”

    卫铿顿了顿:“她邀请我?为什么?”

    白灵鹿:“很简单,她不希望你参加这次位面大战。”

    卫铿思索了一番:“还有别人找我吗?”

    白灵鹿:“当然有,由于您在奥法位面成功挖了一个大坑,在那边的,一直以来都出现了概念失调。所有后续穿越者,都没法弥补你参与的那个‘科学’‘工业’‘机械’框架的完整性。他们希望你重新进入填补。”

    当然上述穿越任务,都是不靠谱的,在界面上,白灵鹿已经帮卫铿筛过这些任务,每一条都标注了:可行性低。

    卫铿:“那边的新位面名字叫做什么?”

    白灵鹿微微一怔,确定卫铿是询问米葭给的任务,不快的给出资料:“幽暗位面,星际时代。人类意识在星海中沟通超物理结构的时代。”

本站推荐: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豪婿怪医圣手叶皓轩神级龙卫撒野表小姐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朝仙道强行染指

出笼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奇书网只为原作者核动力战列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核动力战列舰并收藏出笼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