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风水师不务正业日常 > 第183章—了结

第183章—了结

推荐阅读:异界王者降临韩相半黑化日常深海人鱼(GL)名侦探柯南之灰翼天使被猫偷窥的日常(娱乐圈gl)独家专宠(娱乐圈)太平战纪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你是我的刻骨铭心神级盗墓系统

奇书网 www.qishu7.net,最快更新风水师不务正业日常最新章节!

    杜宗林什么也不说,抬手就连开了好几枪。

    但是子弹到了祭坛的边缘,就像陷进了什么东西一样,陷入其中,寸步不能进,继而掉落了下来。落在了祭坛的石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怎么回事?刚才顾宥真明明可以向外面开枪的。

    顾宥真也被阿秀吓得够呛,阿秀这一招他们事先可一点都没说到。他见子弹根本无法射出来,心里也安心了。伸手将阿秀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再将阿旁怀扶了起来。

    阿旁怀差点闪到了自己的老腰,外加刚才被她吓得半死,没好气地瞪了自己姑娘两眼,阿秀忙讨好地过去也扶着他另一边的胳膊。

    三个人在祭坛外站稳,这才看向祭坛里乱成了一片的人。

    祭坛里的人,包括了杜宗林都挤到了祭坛的边上,用手推挤着无形的壁垒,想从祭坛里脱身出来。但是所有的人,都被拦在了里面。

    杜宗林也慌了,“你做了什么。”

    阿秀下巴一抬,很是解气的哈哈了两声,“就不告诉你!”杜宗林知道这个祭坛只能进不能出,方才慌乱时,觉得阿秀的言下之意是祭坛肯定还有办法出来,所以才走投无路一头钻了进去。可是下午阿秀在察看祭坛时就发现了出来的唯一办法,就是必须有活人心甘情愿的进去,将里面的人替换出来。如今他们一股脑全钻进去了,替阿秀三人超额完成了指标。可阿秀他们出来了,这山洞里可再没

    活人能将他们替换出来了。

    杜宗林快要吐血了,“阿秀,有话好好说,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出来。我们都能满足。”

    阿秀摇摇头,“你还是省省吧,就你,翻脸比翻书还快,碰上你这样的人,有再多的套路都不够用。我实在,不敢跟你做交易。”就你还实在!杜宗林如今可真算是八十岁老娘倒崩在孩儿手里,恨不能亲手将阿秀掐死个十回八回,但不得不苦苦哀求。“阿秀,就算我罪有应得,可是这里面,像我两个

    徒儿都是无辜的,你就将他们放出去吧。”他哪里来的这么好心,不过是想看看阿秀会使什么手段,照葫芦画瓢,寻找脱身的伎俩。

    阿秀摇摇头,让顾宥真将唐正荣、豪仔还有哪些个雇佣兵的尸体,都丢进了祭坛。

    “你干什么?”祭坛里的人被吓得魂飞魄散。

    阿秀三人也不理他们,待将山洞里所有的尸体都扔到了祭坛上。阿秀这才拍拍手,走到了祭坛的边上,“杜宗林,我知道你巧舌如簧,哄骗起人来可以天花乱坠。我这个人不善口舌,平时懒得大道理去跟别人争辩,向来是能动手,就尽

    量别吵吵。但今天,到了这个时候,我有些话,不吐不快。”

    杜宗林忙道,“你说,你说,我洗耳恭听。”阿秀继续说道,“道书云,神兽者,致勇莫过麒麟。然麒麟口不食生物,足不践生草,有王者则至,为仁德之兽。设武备而不危害,这就是麒麟的仁德。你曾经问我,为什么整天荒于嬉戏,不务正业。我告诉你,身怀这样的能力,也是命运的眷顾,遵循因果,敬畏天道,不轻举妄动,不节外生枝,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尽量让一切沿着它

    本应该有的方向发展,这就是我的仁德。”“而你,我知道你身怀绝技,既然能主持陈璞设下的大阵,你的能力,我不敢小觑。但是这样的能力,却用来屠杀数千万的无辜百姓,以图自己的私利。我不管你自己觉得

    自己有多么的怀才不遇,在我眼里,我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你,畜生!你说恨不能早点认识我,与我共襄大业。我听着只觉得不寒而栗,而且无比恶心。”

    杜宗林的脸色一下子很难看,“看来你我之间注定不是一路人。”

    阿秀点点头,“道不同,不相为谋。”

    “所以,你要杀了我们?”杜宗林问。

    阿秀摇摇头,“我说过,遵循因果,敬畏天道。你们开始的这段业障,自然应该你们自己来了解。”

    “哼,哼哼……”杜宗林发出一连串的冷笑声,“你都杀了这么多人了,还说什么让我们自己了结。那你倒是让我们出来啊?”阿秀叹了一声,“对你真的是白费口舌。从一开始,你们,包括陈璞都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你们花了这么多亡灵来祭祀龙脉,可是你们从来没问过龙脉要不要?好好的一

    片青山绿水,飞禽走兽,生机勃勃,你们非要把它变成万人坑。我要是往你肚子里塞上上万具的尸体,你能乐意吗?我说你们中了诅咒,你真当我在骗你?”

    风水师可以利用自然的力量,但是狂妄到想要降伏自然的力量,除了能招惹来报复,她实在想不到还能得到什么。

    “这不可能。”杜宗林其实潜意识里最害怕的还是这个,人力可以相抗衡,可自然的力量又用什么去抗衡。“为什么不可能?你做了这么多年的风水师,难不成还认为自然与天道是死物,根本不存在吗?当年那些在祭祀现场的人,肯定是受到了惩罚,所以才会家破人亡,断子绝

    孙。而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人,肯定也受到了惩罚,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正是这些不明了的原因,冥冥中使得你们聚集到了一起,结束当年的业果。”

    “你胡说,这根本是你设下的圈套,是你想要杀死我们。铲草除根,以绝后患。”

    阿秀指了指其中一个人,“你看看他,就知道到底是不是我做的了。”她指向的那个人,正是被雇佣兵乱枪擦伤手臂的那个风水师,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伤口渗出的鲜血滴进了祭坛石面的凹槽,越来越多的鲜血形成了血雾,在祭坛的表面缓

    慢的升腾。已经盖过了众人的脚面。

    杜宗林的脸惨如白纸,冷汗哗哗地淌了下来,“这,这不可能?”

    阿秀很平静地看着他,“以彼之道,还之彼身,这就是我所做的事情。想必,当时你把我骗进祭坛时,也不会认为是你杀了我吧。”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既然能出来,我们也能出来。你快说,快说啊!”杜宗林咆哮着。阿秀摇摇头,“我现在该做的是将这段因果尽快了解,将那些亡灵超度,将那些尸骸入土,让应该得到惩罚的人收到惩罚。如果你们当中,真的有人还有救赎忏悔之心,或

    许还有一线生机。就看你是否心诚了。”

    她说的是实话,天无绝人之路,若是这些人真的有心,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只是这些人都未必会了解她的意思。

    提到忏悔和救赎,祭坛里的众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烧香拜佛时常做的事情,纷纷大声发着宏愿,铺桥修路,供奉金身,一个比一个更夸张,更惊人。顾宥真和阿旁怀在一旁听得直摇头,如果忏悔救赎也如菜场买菜般讨价化解,将是何等的儿戏。而阿秀看到有人皮肤上已经从毛孔里渗出的血珠,无声地叹息了一声,对

    顾宥真和阿旁怀道,“我们走吧。”

    顾宥真问,“不需要我们收尾吗?”

    阿秀摇头,“我们只要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就好了。他们跟这条龙脉之间的因果,也到了该了解的时候了。”

    顾宥真拿起一个火把,在祭坛旁边的油灯里点燃,拉着阿秀的手,朝山洞外走去。

    阿旁怀跟在阿秀的身后,他在离开山洞时,忍不住向后面看了一眼。整个祭坛上面已经是血红一团,所有人都被笼罩了进去,完全看不见身形,也听不见声音。阿旁怀忍不住摇摇头,如果这些人早知道追求一辈子就是这样的结果,会不会

    悔不当初。

    出了山洞,他们刚走到山谷中间,就感觉一阵头晕,站不住脚,顾宥真忙扔掉了火把,把阿秀抱在怀里。三个人都摔倒在了地上。一阵剧烈的地动山摇,仿佛天崩地裂一般。轰鸣不绝,震动不止。待一切再次平息下来的时候。三人在一片烟尘中望过去,那个祭祀的山洞已经坍塌了,整个山体矮了一

    截,而另一次的山腹通道也塌了。大大小小数不尽的石块从山体上滚落了下来,覆盖住了那些苍苍的白骨,只有三个人的周围,是空旷一片。

    阿秀扶着顾宥真的手站起来,看到这一幕,她自己也后怕。

    因果已了,该受惩罚的人也得到了惩罚,尸骸已经入土,唯独那些凄苦的亡灵仍然游荡在山谷。阿秀突然有了了悟,“择日不如撞日,就让所有的一切在这里结束吧。”她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洁白的石头,就是杜宗林他们一直看见她在把玩的那颗,其实那是她从金莲之中的舍利子,其他的法器太过于瞩目,只有这颗舍利子,骗过了杜宗林

    和唐正荣的眼睛。

    她盘腿坐了下来,将舍利子合在掌心,开始念起往生咒。

    随着她的声音在寂静的山谷中传开。一颗一颗极小的幽绿色的亮点从石头的缝隙中升了上来,在山谷中汇聚成了一条绿色的银河,诡异又静谧,美不胜收。

    阿秀颂完了一遍往生咒,对顾宥真和阿旁怀道,“跟着我一起念。”他两人不明所以,只好依葫芦画瓢,低声跟着她一句一句地念着往生咒。

    越来越多的亮点出现在山谷中,那条银河变得宛如实物,其中一端渐渐上升,像一条天梯,又像一条随风飘向远方的丝带,最终渐渐消散在高空中。

    顾宥真和阿旁怀惊讶地看着这条幽绿的光带,心中不由得有些紧张,口中的声音越念越大。阿秀低眉不禁莞尔。

    三人就这样坐在山谷中念着往生咒一直到黎明时分,直到送走了最后一颗幽绿的微光。

    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阵哨声。

    顾宥真大声地喊了起来,“我们在这里呢!”一阵攀爬的动静传来,顾宥霆的脑袋从一颗大石头后面冒了出来,他灰头土脸地望着顾宥真,“阿弥陀佛,你们还活着。我可生怕你们被地震给活埋了。怎么样,搞定了吗

    ?那个绿色的光带是怎么回事,我们隔着老远都看着,特漂亮……”

    顾宥霆是真的被吓着了,嘴巴说个不停。

    阿秀和顾宥真相视一笑,“都结束了,放心吧。”

    顾宥霆看在眼中,好心累,“我为你俩翻山越岭,疲于奔命,你俩能不能不要当着我的面秀恩爱,单身狗也很心累啊。”

    阿秀冲着他意味深长的笑了。四年后,顾家大院的门外大树下,阿秀怀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站在顾憬身后看着两个老头下着五子棋。顾宥真端着一些饮品从从大门里走了出来,放到桌边后,

    伸手要去接阿秀怀里的孩子,“怎么每次回来,这孩子就缠着你一个人?”

    小娃娃一脑袋扎进阿秀的颈侧,用屁股对着顾宥真。

    有几个和尚打扮的人沿着路走了过来,看见他们,施了一礼,“施主,不知是否方便讨碗水喝。”

    顾宥真上下打量了他们两眼,从棋桌旁边拎了一大瓶矿泉水递给了他们。

    和尚们喝完水后,说了几句感谢,“谢谢施主恩惠,相逢即是有缘,贫僧略同风水之术,看了一下贵宅,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此言一出,棋桌边的众人,包括阿秀怀里的小娃娃都齐刷刷地转头盯住了他们。

    和尚们有点摸不着头脑。

    小娃娃声音清脆,“骗子,小婶,削他……”

    阿秀一乐,拍拍小娃娃的背,轻声细语的,“和尚,搞迷信活动,是不对滴……”

    众人大笑……(全书完)

本站推荐:韫色过浓有生之年共相守小说章节目录继母手册除锈女尊之独宠悍夫绝地求生之狂魔深入浅出送你一只小团子皇上恕罪他有毒

风水师不务正业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奇书网只为原作者和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和歌并收藏风水师不务正业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