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贞观俗人 > 第1093章 呼啸

第1093章 呼啸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汉末之乱新帝谋婚:重生第一女将梦幻两晋3岁小萌宝:神医娘亲,又跑啦!

奇书网 www.qishu7.net,最快更新贞观俗人最新章节!

    十万羌兵东移四十里,迅速依照刘兰成的指示布阵。

    桑里部落的康洛和他的队伍被分到了战场中央,位于中军步兵三线阵列的最前方的最突出部。

    他的战马、弓和箭都被收走了,连叔父交给他的那件家族牛皮甲也被收走,他只剩下了两支长矛,一把横刀,另外还分到了一面皮盾,再加两根短矛投枪。

    这些年轻却又没什么战斗经验的小羌部落牧民,虽然并不知道上面的整体部署,却也不会真以为自己会是什么精英,毕竟谁家精英站在这个中心位置上,却连甲都没给他们留一件。

    既没马,也没有弓箭,铠甲也没,就两支长矛,两支投枪,一把横刀一面皮盾,大家身上穿着羊皮袍子,简直就跟诱敌的诱饵似的,尤其位置还向前突出那么多。

    年轻的战士们躁动不好,可军令如山。

    一面面军营团队旗立在战场上,有执法督战的轻骑兵在阵中奔走,大声喧哗者斩,交头接耳,左右观望者斩,敢私自后撤者斩······

    康洛紧张无比,手心全是汗水,却又不敢乱说话,刚才同队的一个族人就因为大声说他们这是被安排来送死的,然后立马被听到的督战骑兵给一刀砍了脑袋,真砍。

    大刀一挥,头骨碌落地,鲜血喷溅,然后那骑兵提着首级在他们全面前展示,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紧张的心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好在四面八方全是兵,十万人马都已经拉上了战场,战线左右十里宽广,前后也有小十里纵横,感受着铺天盖地的羌部兵马,倒是让他稍稍心安了些。

    尤其是听说这是秦太尉亲自布下的战阵后,更给少年增添了几分信心。

    在战场左边的山坡上,刘兰成已经接替拓跋赤辞等的战场指挥大权,一面大大的唐旗高高矗立,日月星三辰代表着大唐军队。

    而左领军将军,扶州刺史,静边军使这三面旗帜插在旁边,整个战场都能看到。

    旁边不远,郁孤尼、丘行恭、韩威这几员提前轻骑绕路赶到的唐军大将,虽然人在山下战场,却也把自己的旗帜插在了这里。

    游奕军、踏白军、镇远军····

    “吐蕃人快到了吧?”

    “拓跋部的轻骑回报,吐蕃前锋已至十里外,双方轻骑开始交手,一个时辰后,差不多就能抵达了,来了大约五万精锐蕃兵。”韩威道。

    刘兰成笑笑,“看来丑蕃是真急了,他们料不到我们这次追的这么凶,也想不到他三万人殿后,却只能挡我们一天而已,现在估计恨不得能多生出两条腿来了。”

    大家哈哈大笑。

    韩威看着山下摆开的这乌泱泱的军阵,“太尉这军阵有什么名字来历没,我怎么总感觉有些不安啊,这两头硬中间软,到时万一真被一冲而破怎么办?”

    刘兰成却是对秦琅的军阵极有信心,虽然这山下是羌部蕃兵,可毕竟数量摆在那,吐蕃人现在惶急奔来,也是兵马疲惫,他们却是昨天就已经赶到这里,在这里休息了一夜,现在吃饱喝足的列阵在野。

    虽时间紧凑,而且刘兰成也没让他们再去挖什么壕沟立什么栅垒,但就么狭窄的地,十万人摆在这,哪有那么容易攻破。

    至于说中间薄弱两边强,这本就是这个军阵的杀招所在。

    本来中间就是故意安排的炮灰,就是为了吸引吐蕃军强攻中间,以消耗他们的战斗力的。

    这可是总共三线战阵,每线还有三线,最前面的最弱,但却是在层层加强。

    “刚过易折,就好比一面盾牌,就算你是钢铁之盾,可如果拿一把大锤猛烈的砸击,也是很容易损坏的,但如果你在盾牌上蒙上牛皮甚至在中间夹上木头心,那么这块盾牌却更耐砸······”

    “其实用兵也没那么多奥秘,太尉不是说嘛,集中兵力打击敌薄弱之处,避实击虚,各个击破嘛。好钢用在刀刃上,精兵也用在关键处,不能摊大饼,饼摊越大,其实越薄脆。”

    韩威点头承认,“话是如此,可我还是担心这些羌人关键时候拉稀啊。”

    ·····

    太阳升起。

    唐军面向朝阳,这是不利的情况,但好在刘兰成认为这不算大问题,羌兵养精蓄锐多时,完全可以弥补这点利条件。

    他们没有多等。

    噶尔芒相松囊便带着吐蕃前锋扑了过来。

    羌部游骑一直跟吐蕃侦骑在缠斗着,一路退到了战场。

    吐蕃军相距羌军数里停了下来,开始集结整队,而刘兰成也没有派大军攻击,只是派了几支轻骑过去骚扰了一下。

    噶尔芒相松囊满身尘土,骑马登上一侧山坡,居高眺望诸羌联军的军阵,遥遥望去,但见无数人马挤满了河谷平原之上。

    一面又一面的旗帜飘扬,一个又一个的军阵,整整齐齐的摆在战场上,东西宽达十里,前后纵横十里,到处都是兵。

    见此军阵,噶尔芒相松囊是大为皱眉,这些羌兵的数量倒与他们推测的一样,可是他们摆出来的这阵势,根本与他们预计的不同,这哪像是拼凑的乌合之众,分明是训练有素,甚至不弱于吐蕃军的啊。

    “你怎么看?”

    噶尔问僧果米钦,这位猛将如今是他副将,前来戴罪立功,看了半天后,他也是面色凝重。

    “这更像是一支唐军!”

    “党项羌等败于唐国后,曾随唐军两次征讨吐谷浑,还从征过西域突厥,或许是学的了些唐人的布阵之法,但终究不是唐军。”

    两人细细观察羌军阵形,似乎找出破绽来。

    看了半天,都觉得想凭眼下手里这支长途奔来的五万疲军击溃他们,似乎有些难。

    “要不,再等一下赞普?”

    “可以先派一支骑兵去试一试羌人军阵,看下虚实。”

    僧果米钦当仁不让的请战,“无须你亲自出马,派一员战将去便是,我们就在这观察。”

    一名吐蕃虎服勇士骑马奔下山去传令,很快吐蕃军就有一支骑兵领兵出击。

    ······

    羌军阵前。

    看着黑鸦鸦到来的吐蕃军,康洛更紧张了,他还没杀过人,也还没真正打过仗,只是受训了两个月,在之前,也只是在金矿上跟随马队运输,虽说骑射的本事还可以,但毕竟是个连部落冲突都没参与过的少年。

    如今看着这无数的吐蕃军到来,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眼看着吐蕃军中出来一支骑兵向他们直奔而来,更是手上青筋直露,站在那腿都开始打抖。

    用余光暗里瞧左右的队中同族伙伴们,发现他们也一个个都差不多,面色或发白或发紫,全都紧张的不行。

    没有人敢乱吭声。

    只有队头、队副们在阵中喊话喝令,让大家沉着冷静。

    康洛心想,冷静个鬼,就手里一块只能遮住小半个身子的盾牌,连件防箭的皮甲都没,如何冷静的下来。

    若是吐蕃骑兵直接冲阵,他估计就自己这一面盾牌四支长短矛,根本撑不过一个回合。

    但没有人敢跑,刚才督战队可是已经斩了好几个了,大声喧哗都被以扰乱军心斩了,这要是敢跑,肯定更没命。

    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

    吐蕃骑兵真的向他们直接冲来,他站在那里,只看到前方一线黑潮,然后慢慢的视野里全都是吐蕃骑兵,最后被彻底占据视线,根本不知道多少数量。

    “稳住!”

    那位族爷爷用颤抖着声音高喊着。

    马蹄声越来越响,大地都在跟着震颤。

    “准备投矛!”

    康洛也会用乌朵,使的还不错,换成投枪也还行,他赶紧从背上抽出一支短矛抓在手里,跟大家一样摆好姿势。

    越冲越近的吐蕃骑兵,让他几乎要晕过去。

    时间仿佛定格一样。

    终于他仿佛听到了投的大声命令,又不确定,一迟疑,见到两侧同伴已经纷纷向前方猛的投出了短矛,也是下意识的也跟着用力投出。

    无数根短矛呼啸着飞出。

    下一刻,空中飞来了更多的弓箭,那是奔驰的吐蕃骑兵们在马上射来的弓箭,让人甚至误以为刚投出去的短矛又飞了回来。

    康洛投完长矛有一瞬间的呆愣,似乎不知道要干嘛了,然后刚回过神来,就见到空中咻咻咻的声音不断传来,下一刻,他就感觉到肩膀一阵剧痛,他被射中了。

    一支吐蕃铁箭狠狠的射中了他的肩膀,冲击力甚至带动的他往后退了几步。

    剧痛袭来,康洛感觉时间仿佛又恢复了原来的速度。

    羽箭破空声,长矛破空声,喊叫声,乱成一团。

    “举枪!”

    族爷爷在队旗下高声呼喝着,声音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康洛赶紧从地上抓起自己的长矛按着平时的训练,半蹲于地上,侧身握矛,斜刺向半空。

    又抄起了自己的盾牌护住身前。

    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

    一支支长矛立起。

    吐蕃骑兵越奔越近,弓矢横飞,眼看着就要撞入长矛枪林,却又在堪堪撞上之前,分为两股,向左右奔去。

    他们边跑边射,箭矢不断的射入康洛他们阵中。

    吐蕃骑兵靠的极近,他们的伤亡也不断增加,康洛又中了一箭。

    但不是要害。

    蹄声远去,那股吐蕃骑兵已经从两侧跑开了。

    他小心的观望着。

    然后发现站在他前面的族爷爷队头身中数箭,倒在了地上,连他后面的旗手也被射死了。

    他身后的火长拔下身上的箭,走到前面扶起了旗手手中的队旗,然后冲着康洛喊道,“康洛过来,现在起我就是本队队头,你就是本队旗手了,过来,撑起旗帜,站我后面!”

    新任的队头论辈份是他族叔,一个擅长套马的桑里部汉子,个子不高,身材有些瘦小,但脾气火爆,打仗的本事却是超过那个刚战死的族叔祖的。

    他大声叫喊着,喝令着没死的队中战士们重新列阵,补替空缺的位置,然后指着又一次冲过来的第二波吐蕃骑兵。

    “准备投矛,插死他娘的狗蕃!”

    又是一轮生与死之间的搏杀,康洛身上又添了一道彩,然后他还活着,阵前这次也留下了数具吐蕃骑兵的尸体。

    他瞧了眼身后,发现本队一百羌兵,两轮过后,就已经倒下了十几个了,其余的也基本上都挂了彩。

    他咬咬牙,觉得自己也许撑不过今天了。

    心中闪过母亲的面孔,还有早已经模糊的父兄的样子,这个少年想哭。

    两支投矛全都投完,没有命令,他们没敢出阵去捡。

    突然,欢呼声传来,原来吐蕃人没有再冲,他们退了回去,越退越远,回到阵前,相距数里。

    “捡回投矛,救治伤员,抓紧休息。”族叔高声喝令着。

    康洛也跟着咧嘴欢呼,这是第一次战斗,他们胜了,虽然他知道也许吐蕃人随时会再冲过来,可毕竟他撑住了第一轮,活下来了。

    ······

    噶尔芒相松囊脸上神色越发凝重了。

    刚才这轮试探,已经试探出了许多东西。

    羌兵摆下的这个军阵,确实很有两下子,居然两边精锐骑兵护住两翼,中间的羌人下马结步阵,以长矛盾牌列阵防御。

    “有些奇怪,他们两边强,中间弱,边上骑兵最强,中间的步兵,也是两头强,中间弱,这是不是有古怪?”

    僧果米钦疑惑。

    芒相松囊刚才也看出来了。

    “会不会是陷阱,前面故意摆了些老弱,引诱我们攻击中间,其实就前面一点是诱饵,实则后面全是精锐彪悍之兵?”

    “很有可能,这处战场位置开阔平坦,但一面是河一面是山,也没有伏击的可能,兵马都摆在战场上,一目了然。羌贼们的军阵,不合常理,所以确实很有可能是陷阱。”芒相松囊得出结论。

    但不管是哪种可能,刚才的试探,他们也发现这些羌兵确实比预料的要强许多,反正刚才几千吐蕃骑兵试探性的攻击,并没有占到半分便宜。

    在阵前丢下了三百多具骑兵的尸体,却连一层防线都没撕开。

    “休息一会,再试一次,这次把两翼也试探清楚,必须得在赞普大军到来,汇合发起真正进攻前,摸清羌人的底线,不攻则已,一攻必须攻破,我们没有太多机会,唐人就在后面穷追不舍!”噶尔忧心忡忡。

本站推荐: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鬼医凤九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寂静深处有人家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神医凰后护心战神狂妃:凤倾天下腹黑小狂妃:皇叔,别过分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奇书网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